欢迎您来到北京明向文化发展中心官方网站!
中文版 | English| 010-65797473     18511222947
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心新闻

超个人心理学导论(下篇)

时间:2022-01-14 点击率:

超个人心理学导论(下篇)
期末论文分享 

2021年10月4日至12月12日,我在美国加州的索菲亚大学(Sofia Unviersity)教授超个人心理学导论硕士班课程。我从学生期末论文中选择了四篇,并获作者们的同意,在此分享给《内外讲习所》的读者们。朱彩方。



关于自我的探讨

王可


在《看见生命》这本描写濒死体验的书中,一段描述吸引了我,里面讲到一位研究癫痫的医生在为病人做开颅手上之后,用电流刺激大脑的不同区域以得知大脑不同区域对应的人的不同功能,但在实验之后,所有病人都反馈说无论如何刺激,都会感觉这个指令来自别处,而不是我主观的想法,也就是刺激的大脑,不能扰乱“我”这个感觉,即使被刺激后被动的抬起手臂,也不会产生我想要抬起手臂,或者我想要跑步这样的念头出来。所以很神奇的一点是,“我”这个主体的物质基础如果不在大脑,那在哪里?我到底是谁?



马哈希尊者说,开悟的途径就是不停参问“我是谁”。有弟子跑到苏格拉底这里,说有一个聪明人来访,这人无事不知无事不晓,苏格拉底说,是吗?那帮我问问,他是谁。



我不知道第一个问出这个问题的天才是谁,显然“我”从不会质疑“我”,我看到了出体,濒死体验之后,我想是类似首先在无意中有了类似体验的人吧,就好像庄子做了那个真实的梦境之后。古希腊哲学家们想通过纯逻辑的方式解答世界的本质,从而发现人不能超脱自己的感官认知这个世界,感官又有先验性(感官是转化过的)所以我们不能判断任何外物世界为真,于是人类从朴素的唯物主义,来到了唯心主义。



所以“我”到底是谁?开悟是去除假我的过程,马哈希(2016)说真我不需要寻找,如果真我需要寻找,那么说明真我是一个客体,还有一个寻找真我的主体存在,这就有了多个对象,有了二元,而真我即使一切,没有分别,无法定义。既然如此,我的文章只想试图找到一点点何为假,何为不是,那个“自我”“小我”“因果”“时间”,试图把我在这个阶段的理解做个介绍。



荣格说东方的文章是先说主题,我的主题是也许“自我”是假的,并没有一个连续的我存在。

布鲁斯·格雷森(2021)曾提出疑问,大脑究竟是意识的物质基础,还是意识的接受转换器。如果我们相信出体和濒死体验,那么我是“我的身体”或者“我是我的大脑”都没办法视之于理所当然。大脑是进化的产物,也似乎只有人类这样的高智生物,有“我”这个概念。





时间就是自我



讨论自我的时候“因果”和“时间”几乎是同一的概念,你会发现自我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烦恼,每一次行动,背后都是依托于“时间”“因果”必是客观存在的真理为基础的。可“时间”这个东西至今没有被物理学界严格定义和捕捉到,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期,仍然认为时间是一种人类的主观感受。



“对于我们这些虔诚的物理学家来说,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区别,仅仅意味着一种顽固的幻觉---爱因斯坦”



发展心理学家皮亚杰曾做过实验,发现儿童对时间的理解和成人有很大的区别,儿童无法理解时间的概念(并非指不认识钟表)(所以不要催促你的孩子了,他、她不懂“时间到了”是什么意思)(Siegler & Richards, 1979)。3



大脑并非一直理解时间,智人也曾和狗,孩子或者其他生物一样,只有当下,但在进化的某个时刻,大脑(有人猜测也许是在追击猎物“计算“路线的时候)”时间“的概念出现了。物理上是否存在客观的时间,宇宙永恒论还是宇宙流动论在这里不做探讨,但不管何种观点,我们大脑的”时间“是大脑在进化中产生的主观感受算是一种共识。迪恩·博南诺(2020)4认为大脑是一种错觉工厂,大多数神经学家和心理学家或许都认同,我们主观上的时间流逝感或许是一种错觉,同时他认为大脑的这种最初的错觉在客观的物理世界得到了验证,就好像飞鸟的翅膀必然符合力学定理才能飞翔,因此时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纯粹错觉,是有其物理根据的。即便如此,你会发现你的世界观仍然受到挑战,我们习以为常,认为无比真实的时间流动,如何在物理学家面前,被曾经看过做错觉?有了时间,就有了“因果”的基础,或者说,



时间就是因果



有了时间的出现,我们记忆中的那些片段就被连续的播放了,否则他们只是一个一个相对静态的画面,或者身体反应而已。人们注意到这些连续播放的画面有一个规律,一个画面总是跟随在另一个画面“后面”(先后既是时间),于是人有了因果的概念,在我们的大脑里,因果即是时间。两件事情先后发生,并有A必然会发生B。春种秋收,三只小猪,做坏事就会受到惩罚。



当时间出现,因果出现,人又出现了控制因果的念头,这就是欲望的起点,人类在进化中捕捉到了物理上人们还没办法客观认识到的规律“时间”并且极其具有适应性(仅仅对繁殖而言),种植,囤积,预防灾害,使得人类人口不断扩张,科技不停进步,然而情绪上的痛苦因为与进化相关性不明显而被忽视了。原始丛林中,危险密布,天敌,自然灾害,食物匮乏等等,于是我们出现的机制,似乎开始不停的自动自发的去“扫描”周围的危险,不停的妄图控制,让我们远离危险,让我们融入群体,不要被抛弃,(精神分析里的原始驱动,或者马斯洛的需求论)这就是我们熟悉的念头。自我没有超出这些类型的念头集合之外的任何事,这些事儿也从不在念头之外,两个集合在此重合,因此这些念头的集合就是“自我” 。



自我(因果)渐渐代替了直接的体验和感受,我们不再困了睡觉,饿了吃饭,而是跟随着因果之上总结的规律行事,我们牢记过去,担忧未来,所以有很多的痛苦和烦恼。埃克哈特·托利(2007)5说“当下没有任何问题”,他多次强调当下是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即没有因果,也就没有自我。



然而卡洛·罗韦利(2019)在《时间的秩序》一书中,以物理学家的视角描述时间的时候,你会发现客观物理上的时间,也许与我们主观体验的时间完全不同。哲学家休谟也从纯逻辑上证明了因果律并不存在,自我,时间,和因果,在此基础上都进入了被怀疑的领域。



自我永远不会怀疑自我,是谁在怀疑?



自我的另一个特征是把身体等同于我。又是一个显而易见不辩自明的结论,然而我的身体是我吗?著名的哲学问题“忒休斯之船”就是一个很好的隐喻,电影《阿丽塔》也有相应的讨论。萨古鲁说人并把我的边界界定与我的外表皮之内是因为我们的触觉感觉只到表皮而已。如果用蚂蚁作比喻,蚂蚁的“我”就是以蚁后为中心的整个族群,每只蚂蚁皆是这个大我的一部分,所以蚂蚁既是在极度缺乏食物的时候也会严格的平均分享自己所寻找到的食物。而人类在面对这种境况的时候会陷入纠结。如果人的自我边界无限扩大,纳入万物,用更多的整体性,你就会发现,慈悲利他这些所谓的品质,就变得自然而然发自本心。



如果自我仅仅是因进化,适应环境而产生的功能(幻觉),那么它存在的唯一目标应该是保证主体的生存。这个主体可能是个体,也可能是群体。然而很有意思的是我们观察到了矛盾的现象,这个机制在人类已经摆脱原始丛林的危险之后,仍然不停运行,带给人无止境的痛苦,这个机制甚至会主动结束主体的生命,因为痛苦的情绪惩罚让人类无法接受,有人形容自我像一个木马程序,代替了主程序的运行,让人相信自我是主程序,他主导人的行为,控制人的情绪,甚至掌握了主体的生死大权。我们因为丛林的求存发展出了一个功能,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那我们究竟能不能从这一套木马程序中获得解脱吗?



传统心理学似乎都在试图与这一套“木马程序”协商,不要经常释放惩罚,通过编码木马程序,让它不要轻易启动“生死机制”(认知行为,精神分析等等),通过驯化,共情和讨论意义,让他不要的情绪机制缓解,减轻极度痛苦的出现(人本 存在主义心理学)但我发现似乎只有灵性,或者超个人,有试图从木马程序中彻底摆脱的意图。



木马程序必然是挂在主程序上的,假如必定挂在真上,回到主程序,找到唯一的真,或者是解脱的法门。



没有分离就没有痛苦,没有时间就没有痛苦,没有因果就就没有痛苦,去除所有不是,剩下的就是是。过去不是我,未来不是我,身体不是我,那些一遍一遍自动扫描,被情绪的奖赏机制所操控的不是我。这个世界没有两个真相,没有变化的真相,并且这个世界必然有一个真相,此生去伪存真,寻找那个是,那个存在。



超个人心理学引入灵性,寻找更高的意识状态,降低自我活动,甚至消除自我活动,那种意识状态就会自然呈现,我们通常只能在间隙中窥见,但仍然能带来疗愈,我认为超个人心理咨询师,也必须开始这种探索的过程,才能了解不同的意识形态,才能真切的看清来访者的状态,这是一个令人惊喜和激动的领域,很高兴能够与超个人心理学结缘。



参考文献

1. 室利·拉马那·马哈希. (2016). 《走向静默,如你本来》。北京: 中国青年出版社.

2. 布鲁斯·格雷森。 (2021)。 《看见生命》。 北京: 中信出版社.

3. Siegler, R. S., & Richards, D. D. (1979). Development of time, speed, and distance concept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5, 288–298.

4. 迪恩·博南诺. (2020). 《大脑是台时光机》。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社。

5. 埃克哈特·托利. (2007). 《当下的力量》。北京: 中信出版社.

6. 卡洛·罗韦利. (2019)。《时间的秩序》。长沙: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正念训练在自我成长和亲子关系的实践应用

黄婧婧

超个人心理学专业,2021级在读研究生



【摘要】乔·卡巴金博士创立的“正念修行”是东方佛教与西方心理学的结合。迄今为止,围绕该理念形成的理论体系已经形成较为科学、完整的知识框架。然而,很多人对于这个理念仅仅是停留在理论层面,很少通过自己来实践这一理念。基于此,将正念作为训练的一种模式,逐渐改变过去习惯性的方式,将成为自我变革中非常重要的力量。本文旨在探索正念训练在自我成长和亲子关系的实践应用,有效提升幸福水平。



【关键词】正念训练;超个人心理学;自我成长;亲子关系;实践应用

1.正念训练的背景

“超个人心理学是灵性传统与现代心理学知识的结合”。(寇特莱特,2014,p.2)它主张超出人本主义对个体自我的关注,并进一步延伸至超越性的精神领域,向更高的生命层面成长(寇特莱特,2014)。人类文化传统中超越性的理念通常由宗教文化所塑造,如禅定、正念等。卡巴金博士结合东方禅修与西方心理学而创设了正念减压训练,包括身体扫描、觉察呼吸、正念步行、正念进食等方式。正念练习目前已经成为心理学,神经科学等领域的热门话题。



2.正念训练对于自我成长的实践应用

2019-2020年我的生活经历了一些挫折。那段时间是一段黑暗的记忆。2021年我进入美国索菲亚大学,攻读硕士班的课程。我用追光者来隐喻自己。超个人心理学导论的课程就像一束光。课程中我第一次实践正念训练。过去对于正念训练的认知只停留在表面。正念关注的是专注和自觉,我从未真正的正视它,直到朱彩方老师带领我们很多的实践训练。这深化了我的注意力,这种力量是巨大的。一点点引发质变,对我自身,以及自身周围的关系发挥深远的作用。最开始的身体扫描